凉茶不解渴

【好多鱼】 灵魂伴侣 一发完

Ssong_Q:

冬菇:



*队长中心




*短小OOC,傻白甜,弱智文笔




*HE,




*内含幻红




 




史蒂夫心里养着一只鱼。




一只很活泼的,红色的独角鲸。




它不喜欢乖乖窝在史蒂夫心里那一亩三分地中,所以史蒂夫总是发现他的鱼儿悠然自得的在他耳边颈肩或头顶游曳,哼着他听不懂的鲸类吟唱。




不得不说,那很好听。




当然,只有史蒂夫才能听到,也只有史蒂夫才能看到它。




这很好,起码史蒂夫不必担心别人会伤害它,它就那么小,史蒂夫一只手能捏死它的程度。




史蒂夫用食指挠挠他的鱼儿的肚皮,鱼儿欢乐的翻过肚皮,蹭过他的手心,然后游进他的头发里。




空灵的歌声从耳后传来,渐去渐远,史蒂夫就知道,它又回到了自己心里。




某些方面,它又很怕生。




当史蒂夫在战斗或开会时,鱼儿就会蜷在他心室里,无聊的甩着尾巴,发出噗噗的轻响,合着史蒂夫的心跳,异常和谐。




有一次例外,那是史蒂夫第一次见到此后一直陪了他好久的老姑娘——星盾的时候,佩姬朝他的盾开了四枪,说实话……当时鱼儿慌张到险些在他心脏上捅出八个洞来。




鱼儿和史蒂夫一起小心翼翼的从星盾后伸出脑袋,眨巴着眼睛打量着佩姬。




随后,史蒂夫看见他的小鱼甩着尾巴,试探着游向佩姬。




史蒂夫赶紧伸手去捞,那只小调皮灵活的躲过他的手,从指缝钻了出去,胜利到达佩姬身边。




它欢快的摇着尾巴,顺着佩姬的脑袋转圈,史蒂夫一直紧张的盯着它,然而佩姬似乎对此毫无察觉。




鱼儿游了两圈,歪着脑袋停在佩姬的鼻尖前,然后伸出吻部,亲亲佩姬的鼻子,快乐的吐出一个泡泡,又转而跑向了霍华德。




佩姬明显没有感受到任何异样,她放下枪,深深看了僵硬的史蒂夫一眼,优雅的走出了实验室。




犹如一只骄傲又美丽的天鹅。




史蒂夫这才松了一口气,他差点忍不住去擦额上的冷汗,直起身走到同样目瞪口呆的霍华德身边,史蒂夫拿出那张设计图稿:“其实,我对制服设计还有一些想法。”




霍华德和史蒂夫一起傻傻对着佩姬离开的背影,看也没看的接过去:“都听你的。”




史蒂夫的鱼儿这才恋恋不舍的回到史蒂夫耳边,蹭着他的耳垂,一直冲着霍华德的方向鸣唱。




看来它很喜欢霍华德和佩姬,毕竟是史蒂夫心中的鱼儿,很明白史蒂夫的爱好。




再之后,史蒂夫沉入了北冰洋,口鼻被冰凉的海水淹没前,史蒂夫听见他的鱼儿在悲鸣,歌声悲怆,史蒂夫分不清眼眶里是眼泪还是海水,舌苔尝到的满是咸苦的味道,他张开嘴,落出一串气泡,然后伸手捂住他的鱼儿,把它按进了胸膛。




鱼儿蛮乱的冲撞着心壁,叫声尖锐,在冰冷的海底动作越来越慢,最后不甘心的蜷作一团,没了动作。




史蒂夫闭上眼睛,他的心脏随着鱼儿一起停止了活动,蛰伏进冰冷的黑暗中。




他睡了很久很久,直到某一天,耳边传来了缥缈的歌。




歌声渐渐清明,混杂着海浪和海风的和声,还有人类的解说,合成生命的响动,敲开了封冻许久的冰层,唤醒了沉眠的史蒂夫。




史蒂夫煽动睫毛,睁开双眼,一抹美丽的红色从眼角滑过,有什么蹭着他的脸颊。




那是他的鱼儿。




还活着。




那一刻的悲喜交加,和那天在阳光下闪耀着金光的鱼儿一起,涂抹成一幅色彩鲜明的画,被史蒂夫装裱了画框,一起挂在鱼儿居住的心室里。




然后他发现,这是七十年后。




“我错过了一次约会。”




身边车水马龙,人潮汹涌,这世界五光十色斑斓绚丽,却不是他的世界了。




刚认识的弗瑞站在他身后,鱼儿在他耳廓里瑟缩,不知所措。




如同迷茫的史蒂夫自己。




加入复仇者联盟其实是一个不错的契机,打从发现自己的处境后史蒂夫就有些……也不是消沉,他不会放任自己陷入负面情绪,只是有些处理不好自身与时代之间横亘着巨沟的矛盾。




鱼儿还是照常无所事事的在他身边散步,只是很少唱歌,他发现他的鱼儿在冬眠了七十年后,身上的红色变深了些,鳍鳞在某些角度会折射出耀眼的金色光泽。




他想了想,归结于自己已经九十多岁,鱼儿也长大了。




复仇者是一群不错的家伙,刚开始避免不了有些碰撞磨合,在相处的过程中,史蒂夫发现,他们就是一群好人,像他的咆哮突击队,是一群值得托付后背的同伴,与他们一起战斗,共同生活,甚至还会参与几场只属于复仇者们的聚会,这让史蒂夫轻松很多。




尤其是他在这里认识了托尼·斯塔克,没错,霍华德的儿子,这让史蒂夫感受到一丝细弱的,他和过去的联系。




虽然相遇很糟糕,但是一切都在变好,当他发现托尼不是一个花天酒地的小混球而是和他父亲一样有才华,品德和素养的,善于伪装自己的别扭的天才。




发现这个的代价有点大,他可是和托尼打了好几架。




他的过去坐在屋内的老沙发上,如和睦的老人一般对他露出鼓励的微笑,而现在与未来在屋外不远处招手。




错过的鹳鸟俱乐部变成一个梦,沉浮在史蒂夫浅眠的夜晚,舞动的裙摆变成鱼儿的尾鳍,于夜色中划出撩人的弧度,啵的一声,破碎在鱼儿的泡沫里。




史蒂夫睁开眼睛,望着眼前的一片黑暗,他已经不在海底。




“睡不着?”




史蒂夫想去阳台上透透气,却发现那里已经有了客人。




更正,是大厦的主人。




托尼·钢铁侠·斯塔克靠在栏杆上,饶有兴味的盯着史蒂夫。




“是啊,老年人就是睡眠少。”史蒂夫如此回复他的故友之子:“你呢?”




“刚从实验室出来,”托尼耸耸肩:“打算换换肺部沉积的气化机油。”




“换上陈酿一天的汽车尾气和雾霾?”史蒂夫皱着眉头:“你的选项还能更糟糕点吗?”




托尼瞪着史蒂夫,表情好像要把手里的酒泼到史蒂夫脸上,对峙了三秒不到,两人一起笑出声。




“你应该早点休息。”史蒂夫转身和托尼一样靠上栏杆,鱼儿刚被惊醒,悄悄的冒出一个头,好奇的打量着见过好几次的托尼。




“别来说教。”托尼举杯向史蒂夫示意“难兄难弟理应同病相怜,如果你打算现在展开一节家庭教育讲堂,我就把你丢在这儿自己跳下去。”




“毫无说服力。”史蒂夫伸手拿过托尼的酒杯:“酒精会让你的神经更清醒,就这样吧。”




鱼儿又开始对酒杯感兴趣,险些一头栽进酒里。




于是托尼看着史蒂夫莫名其妙的把他的酒杯举过头顶又晃到左边,似乎在躲什么。




“……你洒出来了!”托尼伸手去阻止史蒂夫:“我才喝了一口!我不想再去柜台倒第二杯。”




“我在这里,不会有第二杯。”史蒂夫耐心很好:“上床,睡觉。”




“同一个时间点和我站在同一个地点的老家伙没资格这么说。”托尼看起来有些生气了:“放下我的杯子!离开我的酒!我警告你弗瑞发给你三个月的工资都不够赔我的杯脚。”




“我已经睡过三个小时,我当然有资格对三十多个小时没休息的小朋友这么说。”史蒂夫把酒杯伸到栏杆外,看见自己的鱼儿欢快的一起游了过去。




托尼去揪史蒂夫的领子,然后被史蒂夫的胳膊挡开,继而顺力抓住了史蒂夫的手腕:“现在,放下。”




“别想。”手腕上的温度熨帖着皮肤,这让史蒂夫几乎有些开心,不是一个人面对失眠总会轻松很多。




鱼儿欢乐的蹦跶着,顺着两人交握的手部游来游去,然后仰起头,开始唱歌。




史蒂夫很久没听到它唱歌。




它是什么时候学会了双重奏?




……




等等?双重奏?




史蒂夫停下了动作,同时发现托尼也卸去了力道。




还有一只鱼在唱歌。




红色的鱼儿用尾巴拍打着史蒂夫的手背,史蒂夫能察觉到自己的鱼有多紧张。




歌声没有停下来,鱼儿静静听了一会儿,欢快的鸣叫一声,窜进了托尼的头发。




“等等!”史蒂夫几乎伸手勾到托尼的耳朵,托尼明显的躲了一下,史蒂夫立马尴尬的停下手,死死盯着托尼的脑袋。




“Cap,你在看什么?”托尼几乎是干巴巴的问史蒂夫,史蒂夫不知道如何回答,嘿我的鱼跑进你的脑袋里了我能把它抓出来吗?别紧张,就像抓个跳蚤。




史蒂夫暗暗计算被马克的手炮从这个高度轰下去还有几成存活率。




“呃……”史蒂夫盯着托尼的眼睛,回答道。




两人都有些诡异的不自在,鉴于他两的手还紧紧握在一起而他们都忘了这茬事。




然后,红色的脑袋从托尼的左耳露出来,史蒂夫几乎是眼前一亮——紧接着,鱼儿快乐的回身,带出身后的小伙伴……




……




史蒂夫再次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的鱼。




一条羞怯的,却又闪耀着艳丽冰蓝色狮王斗鱼,紧随着他的独角鲸,从托尼的耳后犹犹豫豫的探出头来。




两条鱼亲昵的靠在一起,吐着泡泡。




托尼的表情几乎是受到了惊吓:“告诉我你看到了什……”他一边问一边缓慢的转过视线,然后看到自己的蓝色狮王斗鱼差不多贴在另一条红色独角鲸身上。




“操!”脏话脱口而出,托尼下意识就去抓鱼,然后被史蒂夫又抓住了另一只手。




他转过僵硬的脖子,面向史蒂夫,美国队长和他一个表情:“你能看到?”




“我只有一条。”托尼下意识辩解。




“是的。”史蒂夫点点头:“因为另一条是我的。”




 




Fin




 




鱼泡泡①




两人一直到成为合法夫夫之后才知道,那两条鱼不是什么“超级英雄的超奇异宠物”,而是灵魂伴侣的标志。




旺达坐在一边的沙发上,试图看见两人的鱼:“鱼?真好啊!我的是蝴蝶,紫色的。”




幻视立着手指,好像上面停着什么:“没错,很漂亮的紫色帝王蝶,另外提一句,我的是红色燕尾蝶。”




坐在他两对面的超级两口子默契的一起翻了个白眼。




 




鱼泡泡②




“为什么我一直没发现你的鱼?”托尼勾勾手指,红色独角鲸像小狗一样扑向他,在他的手心打滚蹭痒痒。




“我也一直没有看到你的鱼。”史蒂夫怀里抱着托尼,下巴顶在托尼脑袋上,那条狮王斗鱼又乖乖盘在史蒂夫脑袋上,两人一鱼几乎叠成一个金字塔。




“灵魂伴侣的标志是在一方确认另一方存在的时候才能让双方都看见。”班纳扶扶眼镜:“也就是说,你们心中都开始萌生爱意的时候,你们才能看见对方的标志。”




托尼和史蒂夫面面相觑,托尼仰起头,眯着眼睛:“原来你那么早就……”




史蒂夫低下头把托尼塞进自己的肩窝里:“闭嘴,托尼。”


评论

热度(140)

  1. 凉茶不解渴Ssong_Q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Ssong_Q青十一 转载了此文字